🌙🌙🏆【备用网址yabocom.cc】leyu乐鱼体育app在线登录_全站【因为他从来懒得跟人讲道理,打不过人家,讲道理不管用;打得过人家,讲道理好像没必要】

8, 10月 2022
现实世界中的金银岛天价宝藏今在何处?

传说,海盗们把抢回来的巨额财宝藏在了一个叫金银岛的地方,并制作了一张精密的藏宝图供后人们寻找宝藏的下落。

到了1883年,英国作家罗伯特·路易斯·史蒂文森以海盗背景为题材创作了出金银岛的故事,故事中十岁的大男孩吉姆·霍金斯从海盗手中获得了一份藏宝图,于是联合当地的乡绅组织了一支探险队前往金银岛寻宝,然而这座金银岛在现实中却是真实的存在着。

它的名字叫科科斯岛,位于南美洲的哥斯达黎加共和国以南275海里的海面上,这是一座由古老火山喷发形成的岛屿,面积为24平方公里,在岛上遍布着200多种热带植物,100多种鸟类,还有海岛周围上千种的远洋种群,然而这座美丽的岛屿在几个世纪以来一直都没人居住。是世界上最大的无人岛,也是世界上海盗出没和记录埋藏珍宝最多的地方。

最早对该岛进行书面记录的是在15世纪,来自西班牙的一位名叫约翰·卡贝萨斯的探险家,记录中记载着,小岛是东太平洋上唯一拥有热带雨林的岛屿,因为岛上盛产椰子,所以刚开始给它取名叫椰子岛,在后来的几个世纪里,椰子岛一直为过往的船只提供淡水、柴火和椰子汁等补给。

后来海盗们也发现了这座岛屿,与世隔绝的环境使它成为海岛们的聚集地,历史上臭名昭著的英国海盗爱德华·戴维斯(1683-1702 年) 和贝内特·格雷厄姆(1818 年)都有在小岛上驻扎过的记录。

1685年,一艘名为单身汉喜悦的海盗船,登陆了科科斯岛,这艘船是由英国海盗爱德华·戴维斯指挥,当时戴维斯带领船上1000多名强盗洗劫了位于尼加拉瓜的西南部城市莱昂市,共抢走价值 25,000 英镑的金银首饰,后来一直盘踞在科科斯岛上长达十多年,到了1702年才离开了该岛。而戴维斯多年靠掠夺收刮来的宝藏至今都没找到。

在科科斯岛的记录中,最有价值的是在1820年,西班牙殖民者留下的利马宝藏,当时西班牙殖民者长期统治秘鲁的利马地区,并通过宗教活动收刮来大量百姓的金银珠宝,恰逢秘鲁人们起义,就准备将宝藏运回西班牙。

他们用了整整两天时间才将所有宝藏装到一艘名为“亲爱的玛丽”号上,由船长威廉·汤普森负责运输,结果在航行的途中,汤普森见财起义,带领他的手下杀害了护送宝藏的数十位官兵,后将利马宝藏埋藏在一座荒无人烟的小岛上就开始了逃亡生涯,一直到1844年,汤普森去世也没有取回这批宝藏,而宝藏的藏宝图则交给他的临终监护人约翰·基廷看管。

根据相关记载,利马宝藏中含有上千颗钻石,110座宗教用的黄金雕像,还有200箱珠宝和273把精工打造的宝剑,合计重量高达27吨,价值6000万美金,在19世纪初一美元就相当于一克黄金,放到现在至少翻了上百倍,早就是价值连城的宝藏了。

从那以后的几个世纪里,就有络绎不绝的“寻宝猎人”来到科科斯岛,寻找到传说中的“利马宝藏”。根据线索,这些宝藏可能分为几处埋藏,有的藏在岛上原始森林的土壤里,有的则藏在海岛周围布满食人鲨的深海底,哪怕能找到一处海盗埋藏的宝藏就能发大财。

到了1889年,一位名叫奥古斯特·吉斯勒的德国人来到科科斯岛寻宝,为了找回迷失的宝藏,他和妻子在孤岛上生活了整整20年,在这20年间,吉斯勒在岛上挖出了无数的山洞,他们的故事被还记录在世界各大主流媒体网站上,1897年,哥斯达黎加政府特许了吉斯勒在岛上建立一个由农民组建的殖民地,尝试在岛上开荒顺便寻找宝物,来这里开荒的人们都渴望在海岛的某个地方能偶尔拾到一枚远古金币。或找到一座尘封多年的宝库,然而由于岛上闭塞的地理环境,距离非洲大陆有500多公里,最终没人可以坚持下来,几个世纪以来,只有记载吉斯勒和他的妻在岛上找到了6枚金币,最后也离开了小岛。

到了1997年,科科斯岛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了世界遗产名录中,哥斯达黎加政府以保护生态环境为理由,封闭了科科斯岛,严禁任何人登岛挖掘,一直到了2012年,英国工程师肖恩怀特黑德(ShounWlitehead)与当地政府进行了长达一年多的沟通,后来被批准使用先进的寻宝探测仪进入科科斯岛寻宝,结果肖恩却死在了水中。

如今的科科斯岛成为了好莱坞电影获取灵感的创作地,先后制作出金银岛,侏罗纪公园,和大白鲨等众多知名电影,至于岛上的宝藏依旧是个秘,或许找到他们的概率比中彩票还要低,如果有钱了,来这里潜水看看鲨鱼或许是不错的选择。

8, 10月 2022
“标签”下的哥斯达黎加:可持续发展的最大实验室

哥斯达黎加长期以来一直以其在环境政策方面的领导地位而闻名。202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式授予哥斯达黎加首都圣何塞市 “零碳目标”奖项,以表彰其在应对气候变化及实现碳中和方面作出的努力。有关哥斯达黎加的文献和新闻报道总是习惯性的使用“独特”、“与众不同”等形容词。与拉丁美洲其他国家相比,哥斯达黎加在社会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方面的成就较为突出,强调其特殊性的言论逐渐演化成各式华丽的“标签”,进一步提升哥斯达黎加的国际声誉和环境保护方面的影响力。这些“标签”将哥斯达黎加塑造成童话书中的仙境,然而真正的社会现实却嫌少被人提起。

本文将首先列举有关哥斯达黎加的三大“标签”,其次陈述“标签”下哥斯达黎加的真实面貌。在掀开华丽的袍子后,真实的哥斯达黎加更像是可持续发展的最大实验室,相关群体在这片人造伊甸园里持续拉锯着,试图找到平衡发展和环境保护的方法。

中美洲的瑞士这一“标签”源于哥斯达黎加社会经济发展的特殊性。它似乎是少有的被历史善待的国家[1],与其他拉丁美洲国家相比,哥斯达黎加50多年来一直保持和平与民主,并在教育、卫生和基本基础设施的高覆盖率方面进行了巨额投资。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一方面源于福利国家的建设,自1821年从西班牙独立后,建设福利国家的想法在哥斯达黎加内早早萌芽,并在之后的几十年中逐渐完善。1950年至1980年期间,哥斯达黎加失业率和就业不足率很低,正规的政府部门数量稳步增长,面向全国的社会发展方案得到实施,社会民主政府的框架随之形成[2]。到20世纪80年代初,哥斯达黎加政府已经对社会各部门产生了广泛的影响,雇佣了五分之一的劳动力,掌握了近四分之一的国内生产总值[3]。以政府为中心的社会机构网络在保护和促进公民的经济和社会福利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另一方面,哥斯达黎加是少数没有军队的国家之一。1948年总计44天的内战结束后,总统何塞·菲格雷斯·费雷尔在首都圣何塞用木槌敲碎了一堵墙,象征着哥斯达黎加军事精神的终结。1949年哥斯达黎加正式废除军队,国家把从国防开支中节省下来的钱用于改善教育、医疗保健和可持续的社会安全网[4]。这使哥斯达黎加在之后的70年里一直在国际政治中保持中立态度,远离争端的同时也让国家各方面社会经济发展指数远好于其他拉丁美洲国家。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哥斯达黎加因其优异的环境保护政策被称为人间伊甸园:一个在全球想象中近乎虚构的地方,一个真正的生态乌托邦。哥斯达黎加似乎是环境库兹涅茨曲线]的最好案例。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哥斯达黎加的经济增长主要依靠农业和畜牧业产品的出口。经济迅速发展的结果是哥斯达黎加境内的森林砍伐率直线年代,它的森林砍伐率是全世界最高的。但之后不到50年的时间里,哥斯达黎加摇身一变,成为国际公认的环保典范。新“标签”后是哥斯达黎加在环保方面做出的积极努力。在意识到惊人的森林退化速度后,政府迅速建立国家公园服务机构,该服务机构开始征收遍及该国众多生态区的代表性森林地带,并将其置于国家保护之下。同时,政府通过一些列的鼓励措施推广经济转型,大力发展基于国家公园的生态旅游业。到1993年,旅游业已取代农业成为哥斯达黎加最大的经济部门,约占哥斯达黎加外汇收入的20-22%,占国内生产总值的7%至8%[6]。媒体和政府的共同宣传使哥斯达黎加人间伊甸园的称号迅速在世界范围内普及,而旅游业带来的收入则被重新投入到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应用。自2015年以来,哥斯达黎加98.53%的电力消费来自可再生能源[7]。为了减少对环境的影响,哥斯达黎加制定了2021年实现碳中和的目标,进一步为全球环境可持续发展做出表率。

随着全球化时代的来临,哥斯达黎加又多了一个新的标签,世界最佳养老国。良好的社会经济发展和绝佳的自然环境使哥斯达黎加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吸引了众多海外游客。同时,据哥斯达黎加中央银行数据显示[8],稳定的投资环境和自由贸易区等激励制度也吸引了大量海外直接投资和移民。每年持续增长的指数充分说明了哥斯达黎加作为投资目的地的持续性,而海外投资又多以生态旅游业和进出口业为主,即加强了境内的环境资源保护,又促进了基础设施的建设。经济、社会、环境保护的发展在哥斯达黎加境内形成良性循环。作为一个“向外”的国家,哥斯达黎加境内到处可见成熟而友好的外籍人士社区,不论是游客还是常住者都不需要流利的西班牙语就可以轻松的融入哥斯达黎加的生活。这源于技术和旅游部门是哥斯达黎加经济增长的主要产业集群,政府对此进行了大量投资,每一个新的出口商、服务提供者、部门雇员或大学课程都会使整个部门增加深度,并使其对投资者更具吸引力。在过去的二十年中,哥斯达黎加在建立和促进出口型技术公司、投入产品和服务供应商、相关公共机构和大学以及训练劳动力的生态系统方面取得了显著的成功。旅游部门也发生了类似的变化,科技和旅游两个部门相互促进,加强英语教育,对全球社会保持高度开放的态度,使哥斯达黎加的投资和移民环境越发优异。

2016年幸福星球指数将哥斯达黎加评选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9],数据及报告再次称赞了其在社会、经济和环境保护方面取得的成果,却草草一笔带过哥斯达黎加境内的收入不平等问题,并且只字未提国家正在面临的政治社会动荡。相似的报道还包括环境方面,媒体和国际组织对哥斯达黎加的报道非常单一。事实上,哥斯达黎加政府和世界上大多数国家一样,在众多国际利益的压力下,同时支持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其主要策略是在地理上将两个过程分开,一方面在特定的地区如国家公园促进纯粹的环境保护,另一方面在其他地区推进集约发展。学者早在1990年就发现了类似情况,经过研究,他们认为这种双向发展并不是偶然的,而是得到了国家政策的支持,并且在1990年后逐渐制度化[10]。这种发展方式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扩张和保护两种势力之间的激烈斗争,每一方都认为自己受到政府的保护与支持,因此想要在对方之前尽可能的争取更多剩余土地,社会问题也因此产生。

哥斯达黎加试图在发展和环境保护中取得平衡的历史由来已久。三大“标签”带来的繁荣背后是国家公共债务的急剧增加。1980年拉丁美洲整体遭遇债务危机,哥斯达黎加不得不通过断降低贸易条件以增加其债务偿还能力。同时期第二次石油危机和咖啡价格的急剧下跌使哥斯达黎加遭遇经济崩溃,国家无力偿还国际债务,促使哥斯达黎加在1980年成为世界上人均债务最高的国家之一[11]。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组织(IMF)对此的应对计划是向哥斯达黎加提出三轮结构调整计划。首先要求哥斯达黎加政府大幅度削弱国家开支,同时对各个部门的管理机构进行私有化。其次放宽国内进口关税制度,战略经济方案也转向纺织产品,菠萝,观赏植物等非传统出口商品,以提高国家竞争力。再次,通过税收减免和其他鼓励措施刺激外国直接投资,并放宽对外国人获得土地所有权的法律法规。同时减少或直接消除对玉米,大米和豆类等主要作物的支持价格。这三轮结构调整计划使哥斯达黎加被迫从国内和中美洲市场转向新的国际市场,而国际贷款在外国援助的急剧增长下如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12]。1985年哥斯达黎加成为拉丁美洲第二大接受美国援助的国家,里根政府提倡的新自由主义改革鼓励工业扩张以追求经济增长,这使哥斯达黎加内森林砍伐率达到峰值[13]。

哥斯达黎加成为可持续发展实验室的经历由此开始。政府双向发展的政策造成的问题很多,单从环境保护角度分析,大幅度削弱国家开支导致哥斯达黎加国家公园的服务与工作人员总数减少了五分之一,设备和维护预算在1980到1990年之间减少了80%以上[14]。同时作为结构调整的一部分,国家公园管理的资金减少导致了治理缺口,越来越多的国外非政府组织在这时期加入填补空缺。这些组织通过国际金融机构(IFIs)和私人捐赠者获得资金,逐渐形成了一种看起来比国家机构更有效率的和更加灵活的选择。表面上非国际组织和政府的分工非常明确,政府提供宏观保护方案,而国际非政府组织负责大部分的实际操作[15]。但哥斯达黎加各部门向来有着功能不明确、权限不清晰和缺乏协调等问题。在国际组织加入后,这些问题变得更加严重。非政组织的工作缺乏类似于国家行动的全面性,政府也不能及时得到有效的反馈建议,使哥斯达黎加境内的环境保护工作越发复杂。

同时,土地私有化和放宽外国人对土地的所有权使90年代哥斯达黎加境内80%以上的海滨产业被外来者购买[16]。哥斯达黎加境内多地区逐渐建立起私人环境保护区,管理权由非政府组织和个人拥有。许多新的土地拥有者业同时也投资于旅游业的发展,外来旅游产业迅速取代了哥斯达黎加国内的旅业。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组织提出的鼓励措施的初衷是为了帮助哥斯达黎加吸引外国直接投资,但海外投资带来的经济发展反而加剧了境内公民的收入不平等。生产玉米、大米和豆类等主要作物的农民和劳动者首先失去福利国家政策提供的价格支持保护。尽管他们在调整初期试图成立合作社,并采用更现代的技术增加产量,但此类合作社逐渐被大规模的资本主义农业所取代。而非传统出口产品,如菠萝等,种植土地多由外来投资者拥有。最终哥斯达黎加在面临国内收入不平等的同时,还需面对外来居民和本土居民之间的收入不平等。国内居民对此作出过等反抗,但政府对经济的掌控能力有限,2019年的新冠疫情则进一步加剧了哥斯达黎加的社会经济问题。

综上所述,发展和环境保护的艰难进行是哥斯达黎加“标签”下的真相。比起人间伊甸园等过于美好的“标签”,它更像是一个大型实验室,是可持续发展的标题下所有相关计划的试验场。哥斯达黎加政府试图在可持续的经济发展和可持续生态环境中取得平衡,而后期加入进来的其他政府,非国际组织和援助机构将哥斯达黎加视为创新环境治理机制的实验场。这个国家被世界赋予独特的名号,承载着不同的期待,但它真正体现的是可持续发展和国际环境治理的复杂性,告诉人们任重而道远,我们要不断为此做出努力。

(作者:国歌,哥斯达黎加联合国和平大学研究生。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北京大学区域与国别研究院立场无关,文责自负。引用、转载请标明作者信息及文章出处。)

[5] 环境库兹涅茨曲线:经济发展最初会导致环境恶化,但是在一定水平的经济增长之后,社会开始改善与环境的关系,环境退化的程度也会降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6, 10月 2022
「在路上」侏罗纪真实场景!史前秘境哥斯达黎加 叶片如伞大

「要租轮驱动车前往,普通轿车恐怕无法承受该地形。」而且「不要太相信Google地图」,如果遇上叉路,请「依照你的直觉,选择看起来安全的路走」。

这些个个听来都很传奇的标签,都属于哥斯达黎加。Costa Rica,西语里意思是“富庶的海岸”。

这颗中美洲的明珠,一直受北美游客的青睐,不过直到2007年与中国建交,它才渐渐出现在国人的视线里。

都是国家公园,有着雨林,云林,火山,湿地,热带季节干旱林等各种生态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