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用网址yabocom.cc】leyu乐鱼体育app在线登录_全站【因为他从来懒得跟人讲道理,打不过人家,讲道理不管用;打得过人家,讲道理好像没必要】

16, 11月 2022
人生有多少36年一文了解加拿大足球发展史这才是足球传承

1986年加拿大男足第一次参加世界杯,那一年他们的小组对手是苏联、匈牙利、法国。不出所料,三战皆墨,一球未进,这就是他们的第一次世界杯之旅。

这三十多年来加拿大男足也经历了联赛停停办办,经历了眼睁睁看加拿大女足成为世界强队甚至奥运会冠军,同样也经历了社会舆论对加拿大男足嗤之以鼻。

那到底是什么让这支男足,在蛰伏了36年后重回世界杯舞台呢?而在这36年加拿大足球又经历了什么呢?

其实加拿大的现代足球启蒙一点也不晚,受大英殖民的影响,加拿大的现代足球起源几乎和大英的现代足球是同步的。

1877年加拿大自治领足球协会和1880年西部足球协会,就是加拿大足球协会的前身,而加拿大足协正式成立也是在遥远的1885年。

分界点出现在1926年,那年加拿大足协退出了国际足联,原因就是当时对业余球员和职业球员的界限有分歧。在怎么界定职业球员,怎么给业余球员和职业球员付费和算工时的问题上有很大的社会争议。

图:1904年加拿大自治领的一支球队安大略高尔特队曾代表自治领拿过奥运会冠军,虽然当时最后三支球队参赛

然而谁也没想到这次加拿大退出,使得他们完全错过了世界杯这个“产品”的初创。

四年后的1930年首届世界杯在乌拉圭举行,那时候还是邀请制,来自三大洲的13支球队参赛,没有加拿大。

等加拿大再回到国际足联的怀抱,已经是二战后的1948年,而二战后的1950年世界杯已经不是邀请制。那时候分给中北美加勒比海地区的名额只有两个,错过职业化足球发展初期的加拿大也只有羡慕邻居阿美莉卡的份。

1957年加拿大终于首次参加北美足球联盟(中北美和加勒比地区足球联盟的前身)的世界杯预选赛,而那一年中北美地区的名额被压缩到只剩一个,墨西哥冲出重围成为那个唯一的幸运儿。

而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墨西哥成了中北美地区足球的头牌,常年成为唯一一支代表中北美地区参加世界杯的球队。

甚至在短短二十年间,墨西哥两次成为世界杯东道主,更是坐稳了在中北美地区足坛的“头把交椅”。

加拿大也就只有趁着“老大”墨西哥举办世界杯,不占中北美地区预选赛名额时,才能分一口世界杯的汤喝。

1985年9月正在打中北美地区的世界杯预选赛,在纽芬兰圣约翰的乔治五世公园球场,加拿大要迎战洪都拉斯。

来自热带气候的洪都拉斯一下飞机就被加拿大这天气吓傻了,又是暴雨又是寒风,48小时内站在室外瑟瑟发抖的洪都拉斯队没办法做适应性训练,只能找个室内足球场简单做做活动,结果在那场比赛中被冻僵的洪都拉斯不敌加拿大,乔治-珀克(George Pakos)和伊戈尔-弗拉布利克(Igor Vrablic)分别利用角球机会为加拿大队进球。

图:1985年世预赛加拿大对洪都拉斯两粒进球让加拿大终于有机会初尝世界杯滋味

加拿大发展足球确实会遇到很多自然气候方面的问题,虽然在中北美地区踢球除了美国之外,都会多少受到自然气候、区域地理的影响,像墨西哥、玻利维亚的高海拔,洪都拉斯、萨尔瓦多、哥斯达黎加的山区。

但像墨西哥、洪都拉斯,尤其是在国家队集训时,总能找到平原地区,气候相对适合的地方,而在加拿大这个全年积雪期在100天以上的地方,户外活动就是很困难,加拿大如果建一个室内足球场,加上供暖设施的建设,在上世纪那个年头将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在英格兰一支业余球队或者某俱乐部的U级别梯队每周训练两三次可能只需要几百英镑,而在加拿大,过去可能需要数千美元。

没有街头足球的基因,室内足球设施也难以搭建,早年又错过了世界足球从业余足球转向职业足球的黄金期,很长一段时间,加拿大的足球基础都要依靠美国。

1986年加拿大足球的黄金时代,就是靠着当时风靡世界足坛的北美足球大联盟。

这个北美足球大联盟创建于1968年,虽然北美市场对足球一直兴趣缺缺,不过北美这两家对小钱钱永远是敏感的,在1966年世界杯转播在全球大获成功后,美国看准了这块商机,建立了北美职业足球联盟(North American Soccer League,NASL)。

图:NASL联盟也几经重组,在1984年中断多年后2011迎来过重生,是北美足球史重要组成部分

然而美国足球本身就没有“群众基础”,能够吸引大家的目光只有撒币请巨星,比如巴西两届世界杯主力射手瓦瓦(Vavá)等。

但大家都知道这种方式是长久不了的,于是阿美莉卡想起了更北边的邻居加拿大,和NBA、MLB等联赛一样邀请了主场在加拿大的两支球队,蒙特利尔奥林匹克队和多伦多地铁队。

尽管北美足球发展依然缓慢,NASL联盟和转播商为了提高收视率,还让北美足球接受了一些奇葩的规则修改,比如把足球的点球大战改得像冰球比赛中的点球。

但借着NASL疯狂投钱引进贝利、克鲁伊夫、贝肯鲍尔、盖德穆勒这些大明星,也借着加拿大蒙特利尔1976年奥运会,和美国洛杉矶1984年奥运会的东道主东风,NASL联盟还是极大促进了加拿大足球的发展。

越来越多的加拿大球员趁着这股风口走进了职业足球,走进了北美足球大联盟,他们还前往了美国足球俱乐部,更有能力的,甚至前往了欧洲俱乐部,到了1986年加拿大打进世界杯的那支队伍里,有10人在美国俱乐部踢球,有5人有旅欧俱乐部效力的经历。

对于像加拿大这样的移民国家来说,想要搞好足球,“走出去”是很有必要的,而“走进来”也是必须的。

“走出去”顾名思义就是让加拿大的球员去往足球水平发展更好的地方,而“走进来”则是让移民更多为加拿大足球所用。

在1986年那支打进世界杯的加拿大队里,就有9个球员有移民背景。他们来自南斯拉夫、英伦三岛、西德、捷克斯洛伐克、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等地,他们的功勋教练托尼-维特斯也是来自英格兰,在球员时代还是黄金布莱克本的主力,所以加拿大的足球风格在那时候就打上浓浓的英式足球烙印。

图:加拿大功勋教练托尼-维特斯来自英格兰,2020年不幸病逝于该死的新冠肺炎并发症

如今加拿大队的老队长39岁的阿蒂巴-哈金森,也是英式足球影响的代表人物,同时他也是来自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移民。

在1986年加拿大打进世界杯后,确实带动了加拿大的足球热,哈金森也是其中一位爱好者,他从小跟着他的父亲一起看曼联的比赛,也把同样来自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曼联球员德怀特-约克,以及1986年代表加拿大出战,同样出生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兰迪-萨缪尔(Randy Samuel)当做自己的偶像。

然而没有自己的场地和自己的联赛,一直困扰着加拿大足球的发展。别说阿金森小时候只能在沙地踢球,冬天回到室内,只能在学校附近的地下室踢球,就连当时NASL联盟解散后,很多加拿大职业球员都没有找到球队可以维系生活,很多加拿大球员只能被迫转行。

1983年,也就是阿金森刚刚出生那年,倒是出现了一个完全由加拿大足协自主运营的加拿大职业足球联赛(Canadian Professional Soccer League ,CPSL),但这个短命的联赛只撑了73天就停摆。

加拿大足球人也不是没有做过努力,1986年世界杯后,他们在积极筹划一个全新的加拿大全国联赛。1987年新的联赛加拿大足球联盟(Canadian Soccer League ,CSL)诞生,联赛中的八支球队成了延续加拿大足球微弱的火种。

这八支球队中有138名加拿大球员,参加了1986年世界杯中的大部分球员都加入了这个联赛,联盟创始人戴尔-巴恩斯(Dale Barnes)在谈到这个联盟时,曾说,“我们希望把我们最好的球员带回家,带回加拿大。”

由于吸取了上一次办职业联赛的教训,这次加拿大足球联盟明确规定了有工资帽,大家在有限的范围内从事足球商业活动,逐渐联盟有了一些赞助和营收。

然而这些都是短暂的,加拿大当时的足球市场实在没办法撑起一个足球联盟,亏损是迟早的事。1991年后,加拿大足球联盟四支球队先后倒闭,成了加拿大足球联盟倒台的先兆,联盟创始人戴尔-巴恩斯宣布退休更是压垮这个联盟的最后一根稻草。

1993年当现役加拿大队队长阿金森在地下室苦练球技,希望有朝一日为加拿大国家队效力时,温哥华86人(Vancouver 86ers)、蒙特利尔冲击(Montreal Impact)和多伦多暴雪(Toronto Blizzard)这三支算得上加拿大足球联盟“豪门”的队伍还是归到了美国职业足球联盟(American Professional Soccer League)的名下。

那时候加拿大足球人一样看不到未来,很多在梯队训练的14-16岁加拿大小球员也会想自己的出路在哪,他们的城市没有职业球队容纳他们,如果要去职业俱乐部,加拿大为数不多那三家挂在美国职业足球联盟名下的俱乐部,是不是自己能竞争得上的,如果不选择走职业发展这条路,那他们还能不能回到学校继续念书,还能不能获得奖学金……

在加拿大男足如此动荡和挣扎的时候,加拿大女足则和美国一样,因为一项法案逐渐有了起势的苗头。

1995年,加拿大联邦政府在《设定阶段:两性平等联邦计划》中将女性在联邦管辖范围内的就业和商品、服务等提到了“国策”的高度,这使得加拿大女足像美国女足一样如雨后春笋一样发展。

而且那些年世界女足也是在初创期,加拿大女足也有幸从1995年开始参加了女足世界杯,也是对加拿大女足发展的促进。

更何况女足在世界范围内都是这样,她们一直没有背负更多商业重担,同样是缺钱,但世界范围内的女足在面对没钱的这件事上,会显得更为坦荡。而男足总是背上了更多经济负担,这使得他们在没钱的时候,不仅仅是单纯的没钱,往往还要面临巨额的债务。

所以加拿大男足在经历了两次全国性联赛倒闭后,欠债累累,也没有人再响应加拿大足协号召要开创一个新的加拿大男足联赛。

与加拿大队长阿金森同一批成为加拿大足球青年队、成年队的尼古拉斯-莱杰伍德(Nikolas Ledgerwood)说,他们这一批加拿大职业足球运动员,最好的出路就是出国。

所以和阿金森2003年加盟瑞典奥斯特足球俱乐部(sters IF)一样,尼古拉斯-莱杰伍德在2003年也前往了慕尼黑1860,机缘巧合和国足的邵佳一短暂做过队友。

一年后的2004年世界杯预选赛再次开打,这样一支不知道着落的加拿大队,6场比赛中只得到5分,再次被挡在了2006年世界杯门外。

而2000年加拿大男足赢得的中北美和加勒比地区金杯仿佛成了加拿大足球这几十年来的“安慰奖”。

率先等来加拿大足球新英雄的,还是加拿大女足,克里斯蒂娜-辛克莱尔(Christine Sinclair)从温哥华白帽队的女足中横空出世,而这支温哥华白帽队的前身,就是之前加拿大足球联盟(男足)解散后,加入美国足球联盟的温哥华86人队。

辛克莱尔也很快成为美国女足大联盟一员,而在国家队层面辛克莱尔带领加拿大女足参加了2003年女足世界杯,并拿到了首场世界杯比赛的胜利,成为加拿大足球的佳话。

有第一就会有第二第三,尽管辛克莱尔的成功,不是促进加拿大足球大发展的直接原因,但也是很好地开头。

2007年世界杯女足赛在中国举行,没有人想到在这届世界杯上,影响加拿大足球未来十年的“教父级”人物约翰-赫德曼(John Herdman)在中国,与加拿大女足明星辛克莱尔擦肩而过,那时候赫德曼还是新西兰女足的教练,那也是新西兰女足时隔16年重回世界杯舞台。

2008年,加拿大足球正在酝酿一个全新的联赛系统,尽管这个联赛系统在2010-2012年短暂运行后又遭到了叫停,但在2013年,终于有了加拿大超级联赛(Canadian Premier League)雏形。

而加拿大足球的“教父”约翰-赫德曼也在这时已经与女足明星辛克莱尔,在加拿大女足合作两年。在这两年中她们首次获得了参加奥运会女足决赛圈的资格,并夺得2011年泛美运动会女足冠军。

2015年约翰-赫德曼和辛克莱尔首次在加拿大本土参加了女足世界杯,这也是加拿大本土第一次举办女足世界杯。在那届比赛中,加拿大和中国分在了一组,虽然最终两支球队都倒在了1/4决赛,但是在小组赛的对话中,中国女足被加拿大女足点球绝杀。

加拿大女足从寂寂无名的世界弱旅变成了现在女足世界杯淘汰赛常客,和中国女足从世界顶级强队到世界女足“第二梯队”的心情是截然不同的。

两年后的2017年加拿大和美国、墨西哥申办2026年世界杯,同年加拿大超级联盟正式落地成型,加拿大足球发展也踏入了快车道,尽管2016年世界杯依然没有加拿大人的身影,但没有人怀疑他们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而技术的发展也为加拿大的室外足球活动有了很好的助力,尽管加拿大的冬天室外足球依然寒冷,但是球场相应配套设施让运动员们很快可以在比赛前后享受温暖的环境,与此同时室内球场的成本随着技术的发展也有所下降,这也让参与足球的人数在加拿大有了明显的增加。

2017年加拿大的收视调查时,最受收视欢迎的体育项目在加拿大第一冰球,接下来棒球和橄榄球,足球在加拿大平均收视中只排名第四。

而现在在青少年选择的体育运动项目中44%选了足球,加拿大的注册足球人口也来到了100万大关(2019-2020数据)远远超过当年加拿大冰球注册人口的60万。

移民带来的人口结构变化,也改变了加拿大体育选择的传统,加上阿方索-戴维斯和乔纳森-戴维旅欧成功的案例,让更多人加拿大移民看到了通过足球之路改变生活的可能性。

在如今这支加拿大队里,绝大多数是双国籍或者移民出生,这些加拿大移民也更愿意“走出去”向更高水平的联赛进军,这使得主教练约翰-赫德曼有了更多选材面。

曾经在加拿大各大酒吧播放的冰球、橄榄球比赛,现在逐渐变成了足球比赛,变成了加拿大足球超级联赛。

到了2021年11月加拿大世预赛战胜墨西哥那场比赛时,有115万加拿大人收看了这场比赛,创下了加拿大比赛现场直播的最高收视率。

从没有踢过一天职业足球的他,才真是把足球战术和心理战术紧密相结合。在带加拿大女足的时候,他的球队经常用快打旋风,让人目不暇接。到了加拿大男足,他更是把这套贯彻得彻底,尤其是在加拿大队有着不少移民的“快马”选择后,赫德曼更加坚持“以快打快”。

此外赫德曼在球场之外也做了很多工作,比如重新请回在贝西塔克斯都快要宣布挂靴的老将哈金森,比如说服像曾效力过葡萄牙U21梯队的欧斯塔基奥为加拿大效力,比如在疫情无法集训时对所有居家隔离的球员开启远程通话……

如今这支年轻而充满活力的加拿大队在赫德曼的影响下,到底团结到什么程度呢,有加拿大球员在接受采访时曾说,“这支加拿大队,我们都愿意为彼此而光荣战死。”

而老队长哈金森的话则更沉稳而有大局观,他说,“在我职业生涯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感觉所有的加拿大人,不论种族、性别、年纪,他们都站在我们背后,而不再把我们加拿大足球当做咒语和笑话。”

不仅是加拿大男足在FIFA的排名飞速上涨,在2021年举行的东京奥运会女足比赛中,加拿大女足在老将辛克莱尔的带领下,终于拿到了金牌!

39岁的加拿大男足队长阿金森和39岁的加拿大女足队长辛克莱尔,守得云开见月明,他们见证了加拿大足球的低谷,也终于迎来了加拿大足球的黎明。

什么才是加拿大足球的未来,也许很多人会说是已经成名的阿方索-戴维斯和乔纳森-戴维,也有人会说是那几位在对阵牙买加的比赛中,帮加拿大打进进球的牙买加裔,但我觉得,加拿大足球未来在一条在FIFA官方社交媒体下的留言里。

这是一条来自2019年的留言,那时候加拿大足球超级联赛刚刚宣布开赛,阿金森也刚刚在赫德曼的劝说下回到加拿大国家队,加拿大也在那年宣告与美墨申办2026年世界杯成功,留言的是一个孩子,他说12岁,正在踢守门员,而在2026年他将19岁,他希望他能站在加拿大国门前。

虽然不知道他是否在梦想照进现实,但这就是尊重足球发展规律,这才是健康正向的足球文化发展,也是让足球能够薪火相传的美好未来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